TXT小說區

喜欢被故人





喜欢被故人强暴
峰哥离开时的沉默让师待二人有点儿不知所措,疑惑的看着我。
“没事,我跟他下去。”我一边穿鞋,一边回头朝他们笑笑。


“哥,咋样这俩人?”
“挺好的。”峰依然低着头往前走。我揽了揽峰的肩头:“下周能出来吗?”
“不知道呢。”. ~
“要是有时间,咱们爬山吧。”
“……行。”

阿伟刚才射完之后就着急忙慌的洗洗走了。屋子里只有师徒两人。
“峰哥怎么了?”顺子看我进屋,小心的问道。
“没什么,他就是心里顺不过来,每次疯过都有点儿低落。”

两个人在我这里吃的晚饭,又喝了些酒。李师傅依然缠着我讲我和峰的事。顺子虽然没说什么,但看眼神也是盼着听呢。

峰被我kaibao以后,壮壮的身子蜷在床头,沉默了半天,我贴在他的身上,轻吻他的脸庞,一点儿反映都没有。
峰开始穿衣服了:“我该走了。”
“回头怎么找你啊?”
“再说吧。”峰低着头离开了,剩我一个人在这充满淫欲味道的客房里。隔壁新来的一对儿又开始颠鸾倒凤了,这些刚才听起来还刺激异常的节拍,现在只会让我心烦。

“虎子,你电话。”邱芬在喊我。
没想到,消失半个月后,会接到峰哥的电话,峰的声音在电话里,听不出一点儿的失落,他兴致勃勃的告诉我,他休假了,回家住了半个月,总是想我,就提前赶回来了。.
,阴沉了半个月的天空豁然开朗,真的以为他只是我生命中一个闪亮的音符,虽然美妙,但却一闪即逝。原来,原来他心里也是有我的。
好想说一句:“我也想你啊,想得我茶饭不思。”可是妻子还在屋里呢。
“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啥事儿啊,突然高兴起来了?”妻子因为我这段时间情绪的低落,一直摸不着头脑,突然看我高兴起来,忍不住问道。
“没事,一个好朋友来了。”一边穿鞋一边回答道。


峰的精神很好,短短的头发倍儿精神,小小的眼睛带着笑意,背着旅行包站在69路站牌下。阳光和煦的洒在身上,浑身充满着活力。
突然感到,我丢了半个月的魂儿一下子又回到了我的身体里,全身上下跳动着无可言说的喜悦。

“徐虎,你好像瘦了?”峰的小眼睛盯着我看,那种光芒,比阳光还刺眼。
“想你想的……”我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这句话一说出来,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嘿嘿……我请你吃饭,好好补补。”
“真的?那我可不客气了。”

“老板,来两份生蚝。”我喊完之后,又低头对峰说:“嘿,这个才是真的补呢,听说管事儿。”
“……”峰对我怒目而视。
一顿饭就没消停了,桌子上面,除了眼神,不好有别的动作,桌子底下就热闹了,两个人四条腿就没闲着,踢来蹭去的。.
到了旅店,背包还没放下,我就把峰抱进了怀里。
“峰,想死弟弟了,想死我了……想死我了……你这个混蛋,半个月不来信儿……”!
“我也想你,可是我……我……”
“你什么你,今天你得好好补偿我。”
峰的个子不太高,刚刚一米七多一点儿,一百六十多斤吧,我比他高点儿,一米七五,体重还没他沉,可我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他抱起来,丢到了床上。
峰唉哟一声,背上的旅行包硌着他了。"
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扯下他的背包,我和身趴到他的身上,一边亲吻着他诱人的嘴唇,一边不断的拱动下身。两个人谁也没有脱衣服,只是一味的死死抱住对方的身体。
突然一股电流从身下传来,我更加死命的抱住他壮硕的身子。衣服还没脱,我就擦枪走火了,竟然射在了裤子里。
峰被我勒得脸红脖子粗的,在我软在他身上的时候,大口的喘着气。


峰起身解开我的裤子,拿着卫生纸,帮我清理一塌糊涂的diku。我的小弟弟粘满了精液,被他拿在手里,仔细的清理。
一抬头,看见他的裤子顶得高高的帐篷,我不顾他的阻拦,也解开了他的裤子,一根粗大坚硬的大跳了出来,我一口将他浑圆的龟头吞了下去。他的双手按住我的肩膀,想要把我推开,可我的胳膊牢牢的抱着他的屁股,不让他得逞。没舔几下,他的龟头就在我的嘴巴里跳跃起来,一股股的精液有力的打在我的喉咙上


两个人半褪着裤子躺在床上,拥抱在一起,没有语言,只有彼此的气息,仿佛前生今世都如此这般的厮守。
没过多一会儿,原本粘乎乎贴在一起的两根软又抬起了头,分别顶着对方的肚皮。两个人的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

“哥,愿意让我操吗?”
“……嗯。”峰半天才吭了一声。随后又睁开眼睛问我:“虎子,我还是男人吗?”
我没有注意到峰哥眼里的闪烁。“是,咋不是,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男人……”我开始忙着脱衣服了,没有多想。


峰的身体太美好了,皮肤光洁没有多少体毛,身上肉乎乎的又结实富有弹,当我把他的两腿扛在肩上,看着他痛苦又快乐的表情,当我把他整个儿压在身下,享受着他宽阔的脊背,当我把他扯到床边,两手按住他的肩膀……我的一刻不停的在他的屁眼里穿棱——那里紧窒而富有弹,温暖又光滑……


我的灵魂随着精液一起射到了他的体内。在给李师傅和顺子讲这些往事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由得又涌起这样的描述,但我没有说出来。


我打电话告诉妻子,我这两天不回去了,陪陪朋友。
妻子却在电话里对我说:“要真是好朋友就回家住吧,也不是没地方,外面又不方便,还得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