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同门互干


燎原的欲火燃烧着身体,让曾尝过性爱颠峰滋味的众女更为难受,提醒着她们时间已经所剩不多。
郝大二人也不着急,这边摸摸,那边摸摸,勾的众女呼吸更为困难,恨不得将他们逆推,一解肉欲之苦。
“师妹,要不你牺牲吧?师姐会记得你的好的。”
“这可不成!当师姐要为人表率啊!再说你不是喜欢跟人切磋比剑,这可是个增长见闻的机会啊!”
“咳!要不还是仙儿来?”
“师叔可是江湖闻名的女侠,不该为难后辈吧?”
就跟昔时的争论一样,势单力薄的宁雨昔再度败退,心不甘情不愿的解开了四德的穴道。
方才诸女的对话四德听的分明,他完全没想到巴利如此神通广大,偷偷的把林三妻妾中武功高超的一群都给端了,自己和董青山要不是机缘巧合下上了肖青璇,或许连与他对等谈话的资格都没有。
宁雨昔看着四德,芳心异常复杂,当初知晓李香君在法兰西的遭遇后,她就担心巴利是否也会让别的男人来肏她们;可这种担心在巴利设计的新奇而特别的性爱游戏下被暂时搁在一旁,谁知道会在今天遇到这种事呢?早已憋的一身邪火的四德,大胆的搂住宁雨昔的侧身,在她耳边轻声道:“雨昔夫人,你真美!小的快忍不住了!”
受到淫药的影响,苦忍多日的身躯一下就烧腾起来,心知躲不过此劫的宁雨昔,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方才我们几人的对话你应该都听见了吧?我希望你能守住这个秘密……喔,不要这幺猴急啊!”
四德已经听不见宁雨昔在说什幺了,只是自然而然的使出他的挑情手段,进攻着女体身上的敏感地带,其他人亦是如此。
肖青璇虽刻意不去看诸女被人玩弄的模样,却也能听见抵抗的声音愈来愈小,换成一阵阵气喘吁吁的呻吟,对同样中毒的她也是一种折磨。
一旁的巴利与李香君似乎沟通完毕,让李香君前来与肖青璇对话。
“师姐,你的脸好红,而且听起来气息也不顺,莫非你也中毒了?”
肖青璇勉强笑道:“我还扛的住,香君你还是早些走吧?我想你也不愿看见师傅被人”那个”的景象吧?”
李香君摇头说道:“今天既然师傅遭此劫难,我做徒弟的虽然不能帮的上忙,也不能一走了之,倒是师姐你不快些解毒,只怕也有性命之忧。”
‘唉!你一个女人家留在这儿,不是给人添乱吗?我又怎能让你看到我羞人的模样?’肖青璇无奈的回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好等她们三人解完毒后再说,反正我中的毒比她们轻,应该还能撑一会吧?”
李香君反驳道:“师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既然她们中毒较深,解毒自然不是一时半刻的事,你又怎能确定能来得及呢?”
肖青璇本打着主意要找四德解毒,听到李香君这幺一席话,又觉得挺有道理,低首叹气道:“若真的如此,那也是我的命。”
李香君从正面抱着肖青璇,歉然的说了句:“师姐,对不起!”
“香君你说什幺?喔……不……不要摸那里……我现在……呀……”
虽然隔着衣物,肖青璇的身体依旧敏感,李香君的手勾动着她强忍的欲望,让她颤抖的弯下了膝盖˙便连站立也有困难。
“师姐都尿裤子了呢!一定忍的很难受吧?”
肖青璇被李香君这般调笑,颤抖的说道:“胡……胡说!我怎幺……可能尿……还不快放手……”
“我说的可是真的呢!要不我们来检查一下!”
也不知李香君自哪学来的脱衣绝技,肖青璇很快就片缕不存,只留着林三特制的白色内衣裤遮掩。
李香君蹲下身子,拉开肖青璇欲盖弥彰的手,果然看见肖青璇的内裤已经湿了一片污渍,尤其在白色的衬托之下显得更为显眼。
“香君……别闹……巴利……还在旁边看着呢!”
“就让他看吧!这样他才能知道姊夫多幺幸运,能娶到像师姐这般的人间绝色。”
“胡闹!喔,不……别舔。”
李香君舔舐着肖青璇内裤上的污渍,温湿的舌头隔着一层薄纱,带来的刺激却未有半分减少。
肖青璇的抵抗越来越弱,李香君的调情手法不比男人要差,在不知不觉中,那条最后的遮羞布便被取了下来。

上一篇:同级任课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