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小鑫的媽媽路慧】二


第二章

***********************************

看到第一章受到那 多熱心的看官大人鼓勵和支持,我的心熱了。

所以在開篇前請接收我一個90度鞠躬。

正是因 你們的鼓勵,讓我有了續寫下去的動力。

由于篇幅問題,我不能一一感謝你們。對此深表歉意!

但是因 你們的建議,我的故事大綱已經有所修改。預計寫下9章的跨度可

能要拉長,目前暫定中,正在添加新元素。可以保證的是故事內容絕對不會偏題

太遠。

也請各位喜歡此文的看官大人不要催更,精益求精是我的原則,分享是我的

目的。

希望第二章,沒有讓你們太失望。

***********************************

當路慧從廚房收拾完餐具,回到客廳的時候,窗戶外的太陽已經快要落到山

頭以后了。牆上的圓形鍾表,時針指在7點鍾的位置。

炎夏的夜晚,總是降臨的比較遲緩。

西曬嚴重的客廳里,一抹鵝黃色柔和的陽光打在路慧的身上,露著纖細手臂

和一對肉絲長腿的光滑肌膚,折射著陽光發出油脂一般的光亮。她身后的影子被

拉得長長的,打在牆面上有些松散,也依然在傳達著美豔媽媽婀娜的身影。

路慧比較喜歡夕陽的陽光打在身上那種溫熱的感覺,可是今天的陽光尤其的

火燙。她不由得緊了緊眉頭,挪著小步去到窗邊把窗簾給拉上。

客廳里明顯的暗淡下來。路慧就近著坐在靠近窗邊的棕色沙發上,忙碌了一

天的神情,總算是稍微的舒展了些。

年輕的媽媽在沙發上閉目養神著……

不難看出,路慧此刻依然在 小鑫的異常舉動而煩惱。

正常家庭里的孩子,若是碰到此類問題,夫妻間還可以商討著來解決。而現

在,從未有過的孤獨感嚴重的侵襲著單身的路慧,她此時極其的需要一個可以溝

通對話的人。一個她信任,可以寄托,可以分擔的人。

「好妹妹…… 什 不再嫁個人……」路慧腦海里浮現出她姐姐周若虞曾對

她說過的話。

「你也知道,劉華金確實不適合你……趁現在你還年輕,趕快再找個好男人

吧……」

再婚,對于路慧這樣年紀的婦女,確實不是什 難事。就從她被大學里單身

的男老師火熱關注的程度來看,二婚真的算不上什 。

其實路慧也深思過再婚的問題,但是介于女性對于教師這樣清貧的職業,以

及不是太高收入的忌諱,無論如何也不想再嫁給一個和自己的職業沒有區別的男

性。這不是對她自己職業的 ,也不是看不起男性教師,而是一種現實觀點。

況且,一個連購物的時間都沒有的成熟女性,再想接觸教師職業之外的成熟

男性,可想而知是多 的艱難了。

「而且……」想到婚姻更深處的問題,沙發上的路慧把原先放平的修長大腿

交疊起來,好像在制止著身體某處蠢蠢欲動的欲望……

一個正常的女性,何況是路慧這樣隨時都在散發成熟媚力的性感女人,對性

的需求也自然應該是同等的。但是教師這樣崇高、聖潔、端莊的職業身份,把路

慧內心深處對性的渴望硬生生的給深埋了起來。

婚姻碎了,還能保持正常的性行 嗎?

就像有些東西,原本在生活里是存在的,當它失去以后。強烈的空虛感會迫

使去尋找新的替代,如果找不到替代。那 這個思想就會慢慢的轉變 一種欲。

當欲得不到滿足,亦或是滿足的程度不夠,那 這種欲就迫使她對欲的需求無限

的擴大,無限的貪戀。

由此看來也大可理解了,路慧是借工作和家庭來使自己忙碌起來,不在刻意

的去觸及內心里最原始的那股欲望。

其實她是多 的需要撫慰,尤其是在現在這樣面臨困境的時刻。不光只是精

神上,即便是身體上也加倍的需要。

「嗯……」美豔媽媽的臉上不知幾時又挂上了紅霞,她的神思悄然不覺地走

入了幻境,正在甜美的幻想著,一雙有力的男性手臂將她緊緊擁護的感覺。

「不行……」幻想中的那個男人,向她湊上了火熱的唇舌,路慧的朱唇下意

識緊緊的抿閉著。

接觸著寬肥臀部的柔軟沙發,此刻在她的腦海里就是男人那陽剛的下體碰觸

的感覺。

「不要啊……」她幽幽的伸長雙手,想要推搡懷抱著她的這個男人。卻發現

手指居然穿過了男人的軀體……

「透明的……」原本微合的雙目緩慢的打開了,路慧想確定自己是不是看錯

了。

當她打開雙眼,有些春潮蕩漾的瞳孔里卻映射著現實世界。自己的一雙手臂

也不知道何時伸展著懸在空氣中,欲做掙推的模樣。

「唉……」路慧有些埋怨神色的柔美臉龐,歎息著,介意著幻境中的情人

什 這 快就離她而去。她還未從夢里完全的清醒。

兩只裹著肉色絲襪的豐白大腿間,也有了濕熱的 象。

「這 會這樣敏感……」路慧感覺到了下體的不適,臉上依舊紅紅的。

「看來,只能去洗個澡了……」天生愛干淨的路慧也想借此念頭,調整一下

心情。

*** *** *** ***

小鑫的房間……

之前因 對媽媽有那種邪念而被動看書的他,這會又讓書本里無窮新穎的知

識吸引著。

書桌上白熾色的台燈已經亮起來很久了,只見他左手壓在一本打開的教學書

上,右手握著圓珠筆,在本子唏唏嗉嗉的寫著字。兩只眼睛絲毫看不出有一絲雜

念。

路慧神不知鬼不覺的,已經站在書房的門口,一雙溫情的眼睛正注視著孩子

的背影。

「眼睛別離書本太近了,遠一點……」

「嗯……」書桌上的小鑫顯然還沈浸在書本里,只是下意識的把頭 了 。

「媽媽一會去洗個澡,你等下就去廚房里吃幾個水果……緩緩眼……」

說話的路慧已經恢複了平常的母親身份。其實對孩子下午的那些眼神並沒有

感到太多的別扭,只是孩子那種呆呆的眼神不經意的觸及了她內心深處的欲念。

「也許是自己多心了……」孩子給她的那種強烈的書生氣,實在是讓她察覺

不到一絲他身上的品德出了什 大問題。

「好的,媽媽。」見孩子沒回頭,路慧滿意的一笑,過書房去臥室了。

不一會,路慧臥室里的燈也亮了起來。

小鑫的房間里,那種清晰的寫字聲嘎然停止。聽著剛才媽媽的口氣,他十分

得意,以 晚飯過后的窘態沒讓路慧發現。

有句老話叫什 來的?得意忘形。

少年以那種鑽研書本疑問的程度,即刻換到對媽媽路慧身上。那個令他神魂

顛倒的肉體。

「媽媽要去洗澡了……媽媽要去洗澡了……」小鑫的腦袋里飛快地重複著這

幾個字眼。

媽媽洗澡對于現在的這個小鑫來說,是一個極具誘惑的行 。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大概指的就是這樣吧。

「怎 辦,我要去偷看嗎……去……不去……」小鑫握著筆杆的手心都滲出

汗來,似乎丟掉筆杆,他就不是剛才那個認真念書的孩子了。

兩個思想在他頭腦里激烈的交戰著,也許是夜晚的隱晦、黑暗,這次小鑫完

敗給了沖動的自己。手頭一松,理智的筆杆啪的一聲倒在了本子上。

「沒事的……沒事的……就是……就是去看看……」小鑫還在 自己的荒唐

尋摸著借口:「最后一次……真的……真的!」

到這里,小鑫再也坐立不住了, 了不讓理智在腦袋里有出場的機會,他開

始細細回想著吃飯的時候,在桌下偷窺媽媽的絲襪美腿的場景。甚至把拖鞋也踢

到一邊,光著腳丫子踩在地上。

冰涼的地板讓少年火熱的內心燃燒得越發旺盛。

「媽媽的身體……到底是什 模樣的……」小鑫有過偷窺的行 ,可全是媽

媽路慧衣著稀少時的模樣,總是看不到那神秘的三點。

「這次……一定要看到媽媽的裸體……」想到這里,小鑫精瘦的身體受不住

因 興奮緊張而導致心髒劇烈跳動的震感,微微的顫抖著。

不一會,媽媽路慧的臥室那邊傳來聲響,一陣不急不慢的拖鞋聲,在衛生間

門被關上以后消失了。

「媽媽進了衛生間……」小鑫的心情無比的激動。他小心的站起來, 手

腳地走到書房門口,探風的腦袋伸了出去。

只見衛生間的燈光,順著細小的門縫隙打了出來。

然后是水響的聲音。

「媽媽在給水調溫了吧……」確定沒有異常后,他低了低身腰,光溜溜的腳

丫小步的向浴室門口移動。水花打在地面上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現在放棄還來得及……路鑫……路鑫……」似乎也沒等自己給自己找出反

駁的理由,小鑫已經悄悄的打量著門上有什 縫隙,足夠向里看去。

換在平常,小鑫要做出另他自己厭惡事情的時候,腦袋里總能花上不小的時

間斗爭一番。可下午到晚上的這段時間,小鑫對于那種象征性的自我檢討已經麻

木了。

「索性一次看個夠,以后再也不會亂想了……」

這里不得不說的是,由于在建房的時候,被某個傻X建築商弄成了全封閉式

的衛生間。后來 了讓里面的空氣保持全天暢通,所以在門下方設計了一個折簾

式的小窗口。雖然初時門外的人如何的也看不到內里,可是經過時間的磨損,還

是有著一個個不小不大的創口。

路慧早前已經注意到了這些創口,但是她還沒有把偷窺這種事情聯想到自己

的兒子身上……小鑫也注意到了,但是那時候的他還沒有現在這種大膽偷窺的念

頭……

看樣子,小鑫已經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一個剛好允許單眼偷窺的小縫隙。

衛生間里的路慧在不斷冒出熱水的蓬頭下暢快地沐浴著,絲毫沒有察覺,門

縫上一個貪婪的眼睛正死死盯著她嬌豔豐碩的身體。

水花順著她曲線畢露的白皙肉身,一股又一股的滑到地上。偶有快速從白嫩

頸部流下的,在她胸口上那兩個又大又挺的肥白奶子上受到角度的緩沖,悠柔的

緩慢淌過高峰點,然后又急劇的加速下滑。

同樣的作用也在她細嫩柳腰下方的臀部上重複著……

「媽……媽……的奶子……真大!」小鑫偷看到這樣香豔的場景,已經跟不

上思維的轉動,幾乎要自言自語的說出來了。

雖然他有知道媽媽是巨乳,但這樣直接的看到,而且還是那種超過他預計大

小的豐碩乳房時,他木 的把嘴巴大開著。

此時,路慧已經在把手里調勻的沐浴乳,塗抹在自己傲人的雙峰上。指尖有

意無意的滑過她兩個葡萄般大小的粉紅色奶頭,下層硬幣樣面積的乳暈 色也是

淡淡的粉紅色,十分的嬌豔可口。

門口的小鑫下意識的做了一個吸吮的動作……因 垂涎的口水?還是因 媽

媽的乳頭?

手指雖然只是清潔般的上下抹動著,也不難看出,那對豐肥奶子的彈性。輕

揉而過的乳肉總是隨著手指力道的抽離快速的恢複原樣。

「唔……」小鑫感覺自己都快不能均勻地呼吸了,差點就被自己憋得嗆出聲

來。

一時看得出神,沒有交替眼睛,時間一長,他偷窺的眼出奇的干澀,在加上

不斷從里溢出的熱氣,他極不情願的收了收身,使勁的揉揉眼。然后又快速的換

路慧因 按摩著乳頭而漸漸帶起的紅潮鋪散在臉上,看來她很喜歡奶頭被觸

摸的感覺,雖然乳房上的乳液都已塗抹完畢,但是貪婪的手指還是意猶未盡的在

奶頭上溫柔的揉捏著。

身體回饋著路慧,漂亮的奶頭漸漸的挺立起來,十分肉感。

「媽媽……在摸自己的奶頭……」血脈膨脹的少年,腦袋憋得通紅,下體正

在急速的膨脹著。

「噢……」路慧小聲的哼著,神情無比的舒爽,又似貪戀。她挪了挪身子,

溫熱的水花開始清潔著滿是沐浴液泡沫的乳房。

一門之隔的小鑫把這些全看在眼里,媽媽的嬌喘聲讓他的下體狠狠的一挺,

一股刺痛感傳進了已經被色欲麻痹的大腦。原來自己的褲頭早已隆起了一大個明

顯的突起,但被褲頭緊緊鎖著,不讓其再繼續脹大的疼痛感,讓他十分的難受!

小鑫雖然很想解開褲頭,讓他疼痛的陽具伸展出來。但是和情欲同等的罪惡

感始終不允許他這 做……

少年又猶豫了……

「在媽媽面前自慰……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小鑫似乎還未進入忏

悔的思維模式。只是稍微地否定了一下。

正在洗澡的路慧,此刻已經 起一只白皙修長的腿子,往上面塗抹著乳液。

被分開的下體,有一小片看似不算特別濃密的體毛,遮擋著路慧媽媽最 神秘的

地帶,若隱若現的肉縫深埋在兩個肉膩的大腿間。

「天啊……那是媽媽的……下體……」小鑫明顯地感覺到自己已經快到極限

了。

「媽媽的毛…… 什 會那 少……完全和色情雜志上的女性濃密的下體不

一樣……」他一神二思著。

只見路慧把兩只手都伸到分開的腿間,一手撥開著看似十分柔軟的嫩肉,另

一只手輕揉的擦拭著更 隱私的部位。

小鑫看到這里,再也受不了刺激。只覺得眼睛一黑,一股難以形容痛快侵入

腦髓,背脊緊緊的哆嗦了一下……不一會就看到,褲頭隆起的尖端被液體外滲,

打濕了……

他癱軟在地上,都還沒來得及回味,羞愧,憤怒,自嘲……迅速的接過了之

前那個色欲沖頭的少年。

「變態……變態……」無形的聲音從四周壓向他、侵襲他。

少年靜靜地起身,此地不能再停留了。強忍著悔恨的淚水,回到了自己的書

房……

原以 小鑫會做出更出格的行 ,沒想到結果是這樣狼狽。少年真的是迷途

知返的羔羊嗎?

還在沐浴的路慧,殊不知已被自己不經意間撩撥而起的情欲,緩緩地擴散至

全身。

「嗯……嗯……」美豔的媽媽已經把 起的腿索性踩到馬桶蓋上,一只纖細

的手指,正在自己的陰部遊走著。另一只手也準確的落到乳房上,捏著那個因

興奮而挺起的大奶頭。電流般麻癢的感覺遍布全身,讓路慧媚情萬千的面部表情

扭曲著……

「噢……」路慧的手指在肥嫩大陰唇前端的那一小個突起上輕柔的按摩著。

十分敏感的她,忍不住在衛生間里小聲的呻吟著。

合著乳頭的 色,美豔媽媽的下體也是少見的粉紅色。不斷被手指摩擦著的

陰蒂,帶動著 色更顯得粉嫩的小陰唇,性感的一張一合。兩片寬肥嬌嫩的小陰

唇,羞答答的遮掩著蜜壺口。

隨著手指摩擦的節奏越來越快,整個陰部的肉都在激烈的蠕動……

不知道 什 ,今天的路慧顯得特別的饑渴。

她不顧一切的用手指摩擦著自己敏感的身體,可是更 強烈的空虛感在她稍

有停頓的瞬間就會襲來。

「怎 會這樣……」路慧意識到自己的行 有些反常了。

她極力克制著繼續撩撥成熟的肉體。因 她知道,那些皮毛似的愛撫,遠遠

達不到她內心深處所需求的。

「唉……」她快速的切換了冷水,想徹底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細細算來,路慧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性愛了。身 教師的她同樣也身 媽

媽的她抗拒著一切誘惑。

「難道自己真的被世俗化了……」

「 什 我無法像姐姐那樣有情有欲的生活……」被冷水徹底清醒過后的路

慧,似乎正在大膽地質疑生活的本質。

書房里的小鑫,現在似乎在做著某種心里的忏悔似的。兩只眼緊緊地閉著。

凳子上挂著那條剛從他身上換下來的內褲中央,已經被精液鋪濕了一大片。

「媽媽……請您原諒我……原諒我這個不孝的兒子吧……」小鑫尋找著救贖

的情感精神。

看來少年今夜要在忏悔中睡去了……

*** *** *** ***

第二天早上,小鑫家的陽台晾衣繩上,多了一條洗淨未干的內褲。

更讓路慧驚奇的是,小鑫居然沒有等著被她叫醒,早早的就奔學校了。

客廳的茶幾上,有一條紙,上面清晰的字 書寫著:「媽媽我去上學了。早

點在外吃。鑫。」

路慧拿著這張紙條,越想越不對勁,但又實在是找不到不對勁的緣由。

「看來,得找孩子好好談一談了。」路慧若有所思的掂了掂下巴,然后也拎

著包去學校了。

她教職的大學離家也不算太遠,況且,母子倆又都喜歡步行,從家到大學里

不用半小時。所以機車什 的交通工具,就也不想破費了。

而且前夫劉華金留給自己的錢,也不是特別多。雖然以前住的老房子辦拆遷

時,入了不小的一筆資金。但是買了現在住的這個2手房又貼了許多進去。

回憶著前幾天,干瞪眼存折上那不足六位數的資 ,路慧生怕碰到什 天災

人禍時,這些錢還不夠塞牙縫。

「小鑫明年要中考,入了高中又是一大筆現金。總不能就這 干坐著把山吃

空吧?」路慧走在去學校的路上,神色凝重:「高中以后又是大學,大學以后又

要結婚,這些都是錢啊!」

「新衣服……過年的時候在買吧……」現在就算是老天開眼,給她點時間去

購物,估計也得黃了。

聯想到有些同事在學校里教書,雖然主職是教師,但是沒課的時候還是會偷

偷的去學校外找第二職業。

「看來有條件的時候得尋找下另外的收入了……」想到這里,路慧從出家以

后就一直緊鎖的眉頭,才稍有舒緩。

多操心的媽媽啊……

今天路慧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面上帶有紅綠碎花 色的連衣裙,吊肩無袖式的

設計讓她兩只細膩光滑的手臂裸露在外。胸前能看到一大片白晃晃的嫩肉,以及

兩條左右對稱的性感鎖骨。

胸脯上左右各一個沈甸甸的大奶子被全圍式的白色奶罩包裹著,在連衣裙里

明顯的凸起一大片布料。

裙兩側系帶的設計,更讓路慧的柳腰顯得更纖細。白色的系帶在腰后打了一

個漂亮的蝴蝶結。一雙修長豐腴的腿子上裹著無底的長筒肉絲。

小巧的足趾穿著帶拌的3寸銀色高跟涼鞋。剛蓋過膝頭的裙角隨著走動前后

搖擺著。

此身端莊典雅而又不失性感的打扮,附和著路慧那妖冶身材的輪廓,實在是

不能不讓她周圍的男士們心動啊!就連這樣的氣氛,也感染了不少女性同胞的關

注。

天下人,都愛看美女。

「聽說最近學校里有些老師正在給一些掉進度的學生做家教……那我……」

路慧可能習慣了街上那種帶著欣賞目光的注視,沒有什 做作和表現。腦子里依

舊想的是如何豐富收入的事情。

教書教了十多年的她,目前也就對教書不陌生了。其他的職業,連入門都不

及,所以便不在抱有幻想。

沒過一會,她已經到了大學門口。就今天上午有課的路慧,正在掂量著下午

沒課休息的時候怎 起手。

「喲,這不是路老師嗎,今兒早啊……」

路慧順著話音的地方看了過去。

「你?早……」可能是長時間的在想事情,路慧居然沒有認出眼前的這個男

人。

「呵呵,我是小張啊,前陣子我們還見過面呢。路老師不記得了嗎?」男人

似乎聽出了路慧的遲疑。

「是小張啊。你早你早!」路慧也覺得自己失態了。

小張是最近才到校保安處報到的新人。26歲,1米83的個頭,一身的鐵

打肉,聽說練過幾年跆拳道,學校前久招人的時候,看小夥子結實,就把他招了

進來,負責學校西院的安全工作。

路慧則在南院教學區工作,不經常能碰到,因此她沒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也沒什 不妥,小張今天是正統的「校安服」,可能是太過炎熱了吧,只有

下身穿著制服。上半身就挂了件背心。

「今天老張有事請假,正好我空著,領導就把我調過來,暫時看大門啦。」

小張樂呵呵說著。

「是嗎?那你可得多辛苦了……」路慧微笑著走進了大門。

「您就放心吧……」身后的小張依然在找機會和美女搭 。

美豔媽媽背對著的一雙貪婪甚至說迷戀的眼睛,也緊緊注視著路慧連衣裙后

面微微上翹的渾圓臀部,在衣裙里前后挺起的性感模樣。

「在想些什 呢……真是的……」路慧埋怨著自己,因 她剛才不經意的掃

了掃小張那結實的胸膛以后,差點就沒能離開。

古銅色的肌膚,一塊塊結實的肌肉,男性那種陽剛的氣息壓得她心都快蹦到

喉嚨了。

「幸好……」路慧也慶幸著自己離開的適時。

妙曼少婦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各式各色的人海里……

(待續)